阅文集团的盛世危机才刚刚开始互联网+

潇湘Lee金融说 2018-08-29 18:27
分享到:
导读

资本市场不买账只是表面,阅文集团潜在危机的暴露才是核心问题。

文|孔虬

来源 | 潇湘财经(XiaoxiangFin)

8月13日,阅文集团(股票代码:00772.HK)斥资百亿收购新丽传媒,这本应是利好的消息,却导致股价一路下跌。在8月20日,阅文收盘价仅仅只有49.5港元每股,相对之前最高位的110港元,市值缩水超过一半。对于收购新丽传媒一事,资本市场回应地更加直接,就在收购案公布五天后,阅文集团市值就蒸发近150亿港元,刚好“跌去一个新丽传媒”。

其实,资本市场不买账只是表面,阅文集团潜在危机的暴露才是核心问题。这主要表现在三个方面。

一、内部过去的核心能力正在瓦解

在潇湘财经分析师孔虬看来,阅文集团正在经历前所未有的阵痛期,过去引以为傲的优势渐渐表现出颓势。

  1. 用户付费阅读天花板已经出现。根据8月13日阅文集团发布的最新财报,2018年上半年,阅文集团的付费订阅收入规模为18.5亿,占集团总收入81.1%。阅文旗下平台一共拥有730万名作家,把握1070万部原创作品,为阅文带来了占比近50%的活跃用户,月活跃用户达到为2亿多。

但付费阅读市场一直存在天花板,增长逐渐缓慢的迹象已然显现在最新财报当中。阅文集团在2018年上半年的营业收入同比增长只有18.6%,而在去年收入增长还高达60.2%,平均月付费用户则从1150万下降至1070万,付费比率也由2017年上半年的6.0%下降至2018上半年的5.0%。这就意味着,如果阅文集团找不到更多乐意付费的增量用户,付费比例将会继续下滑。

2. 阅文手中的肉,锅中的汤,都被别人盯着。罗振宇曾提出过“国民总时间”的概念,认为所有内容、娱乐产品的竞争,本质上是对用户时间的占领,并且每个人的空闲时间都是固定的。

在对用户时间的争夺中,阅文集团主要业务就是为广大网民提供优秀的网络文学作品。而面对日益成熟的网络群众,除了盗版网站的斩杀不绝,掌阅科技、中文在线等同行竞争,都让阅文集团“寝食难安”。再加上,BAT中的另外两家也绝不会放过这一领地,百度文学和阿里文学不断加高的稿酬,都在一定程度上拉高行业运作费用。例如,掌阅文学2017年全平台发放稿费有3亿,截止至2017年底,文学板块累计签约作品超过7万本,累计的签约作者超过5.5万人。

于此同时,IP红利的驱使下,网文行业开始争抢头部作者,而对于阅文集团而言,如果要维持现有的作家团队就需要支付更高的成本。但网文行业却不能做到垄断,永远都有新的优质内容产生,新的优秀作家出现,所以,提高基础设施以吸引新的创作者入场,对阅文集团来说,也是一个极大的压力。

除了线上阅读平台之外,直播、短视频、漫画等平台,各类二次元网站和不断出新的游戏也都在抢夺大量的年轻用户,侵占用户娱乐休闲时间。网络文学作为一个20多年历史的老一辈网络娱乐内容形态,其对年轻人的吸引力和影响力正在不断减弱。

3. 与腾讯系产品争宠,阅文或将陷入内耗中

根据2017年9月14日阅文发布的公告,阅文集团牵手腾讯影业开启IP批量影视化,对12部人气IP进行批量影视化改编。但现阶段已经上线的电视剧《择天记》、《斗破苍穹》等等,豆瓣评分都陷入较低的水准,近一半评价者甚至只给了一星,也没有收获预期的火爆场景。

而且腾讯一直鼓励内部竞争的风气,有可能促成了“三个和尚没水喝”的局面。面对腾讯游戏、腾讯动漫、腾讯影业、企鹅影业等兄弟项目,阅文集团不得不在内部和他们争抢饭碗。这在影视资源和能力不足的情况下,争抢资源的形成竞争反而会加剧内耗。特别是影视行业爆款大多是优秀团队合力打造的情况下,竞争带来的压力只会加大制作团队粗制滥造,以求尽快进入市场的可能性。

二、阅文收购新丽传媒,越来越不是一个好买卖

潇湘财经分析师孔虬认为,这主要表现在三个方面。

1、新丽传媒估值过高。从今年3月份光线传媒披露的内容来看,新丽传媒的资产负债率持续提高,从2015年的52.31%涨到2017年的70%。2017年经营活动产生的现金流动额也为负3.1亿元。而这样一家公司,却在短短时间内,实现了估值的快速上涨。

直至2017年底,新丽传媒的资产总值及资产净值分别为41.18亿元和12.99亿元。2018年3月,新丽传媒估值迅速涨到120亿。还没过半年时间,新丽传媒估值再次上涨,比3月份上涨近30%,高至155亿。而155亿市值在内地的二级市场上,约等于一个华谊兄弟、两个北京文化。

而在2017年,新丽传媒营业收入达到了16.7亿元,净利润为3.49亿元。北京文化营业收入达到13.2亿元,净利润3.1亿元。华谊兄弟营业收入39.46亿元,净利润为8.28亿元。如果以此为依据,新丽传媒的合理估值应当只有155亿的一半,跟北京文化估值相差不多。

2、新丽传媒的长处即是短处。在电影、电视剧、网剧领域制作开发的新丽传媒虽说爆款不断,出品了《我的前半生》、《虎妈猫爸》、《辣妈正传》、《北京爱情故事》等多部代表作品。但观其内容,是以家庭纠纷、职场爱情、抗战题材这三大块内容,占了绝大多数。而阅文旗下头号大儿子“起点中文网”却是以男频起家,汇集了一大批玄幻、仙侠领域的白金作家。将这些经典的男频网络小说影视化,怕是习惯拍女性视角的新丽传媒面临的一大挑战。

虽说现阶段,追剧的中坚力量还是中青年女性观众,但日益增加的男性观众急需好剧来填补视野,相较于女性观众,以颜值和剧情为主要观看点,男性观众更加注重剧本的完善度和流畅。能够自圆其说的故事,也是构建庞大世界观中,最为重要的一步,新丽传媒的影视作品,均未表现出构建巨大世界观的能力。

正在播出的《武动乾坤》便是最好的例子。这部由知名网络作家天蚕土豆撰写的作品,其IP价值在2017年《胡润原创文学IP价值榜》排第15名。改编成影视剧后,一边有知名演员出演,一边又有大导演张黎拍摄,投资高达6亿,拍摄时长将近一年。然而在东方卫视首播收视率仅有0.33%,豆瓣评分4.8分,创造了导演从业生涯来的最低评价,收视口碑尽失。

3、对赌协议下的新丽传媒,能否保持高质量影视作品输出成疑。据投资者报报道,在收购过程中,新丽传媒与阅文集团签订了对赌协议,承诺未来三年的净利不低于5亿元、7亿元、9亿元。

如果协议完成,阅文集团将对新丽传媒的管理层所持有的总价最高达102.1亿的股份进行收购,将以一半现金一半股份的方式结算,创始人及管理层将一次性套现达50亿之多。

面对如此巨大的诱惑,新丽传媒能否坚守本心,继续做出高质量的影视作品?总所周知,影视作品制作时间较长,从作品的初期阶段到最后播出,平均要经过一到两年时间,而市场则是瞬息万变,风起浪涌,如果完全以市场需求为标准,很容易和观众的期望形成错位。而坚持输出有价值的作品,是优秀团队做出优秀作品最简单直接的一条路,如果新丽传媒抛弃此路,将面临市场风险和政策变化的压力下,表现如何,将是一个未知数。

三、未来,在阅文手里,有几张真正的好牌能打?

这依然体现在三个方面。

1、IP有价又没价,阅文手里的IP可能一文不值

先说有价,是指好作品,好IP可以不断翻拍,释放IP价值,但以目前国内的市场来看,除了盗墓笔记和鬼吹灯引领起来的盗墓题材,九州系列不断扩充的故事体系,后宫题材庞大的作品数量,也只有四大名著和经典武侠小说,拥有同题材不断翻拍的魅力。

再说没价是国内多数的IP是一次性的开发,价值不大。大部分故事小说的人物都太过于单薄,常常是故事带领人物,而不是人物驱动故事。反观国外的漫威,单人物就拥有超过8000个原创角色,光是基于同一个人物蜘蛛侠,就有100多个版本,而蜘蛛侠电影,也根据人群口味变化,开发了多个版本。这些版本,在之前的漫画之中,都有迹可循。这样基于同一个人物,完善的作品库,在国内文娱界,是很难想象的存在。

对于阅文集团来说,虽然手握着众多的IP,但同质化情况严重,故事普遍缺乏新意,男频就是升级打怪抢宝藏,女频便是后宫宅斗谈恋爱,除去描写不同,其内核和人物,都像是披着同一张脸的孪生儿。IP开发的核心要点,就是展露与众不同的人物和故事,在这一点上,网文行业的仿题材,追大热领域,造就了什么题材活写什么,什么剧情有创意,就照着来一份。斗破苍穹活了之后,带出了一批退婚流。但放在影视化的剧情里,退婚,只不过是不超过一集一半时长的小小剧情。

2、阅文的老套路,正在被新时代抛弃。由新丽传媒出品,腾讯视频独播的《如懿传》一直被认为是现象级热剧《甄嬛传》的姊妹篇。但据猫眼专业版的数据显示,2018年8月20日首播,《如懿传》总共实现1.6亿次播放量,在豆瓣上评分只有6.6分,低于《延禧攻略》,让人大跌眼镜。

一个好的影视作品,讲的是整个制作团队的工作水准以及输出能力。坐拥一个好IP,其本质上只是拥有了一个好名头、好流量。网文和影视,根本上是两种完全不同的艺术表达形式。而根据好的网文作品进行影视化,完全是在进行再一次的创作。在这个内容为王的时代,观众并不总会买名气的帐,更为重要的是作品本身的实力水准。

新丽传媒此次压下全部现金流打造的影视作品,却陷入如此境地,更是反映出由于观众的鉴赏水平不断提高,过去一味依靠名气来吸引流量的做法,已经被大浪淘沙,抛弃在过去时间里。如今的影视作品,唯有苦修内功,靠完善的剧情,优秀的镜头语言和有力的表演,构造出来的一个又一个鲜活的人物,才能引发观众的自来水,形成微博头条,全民热议。

3、阅文的四面楚歌,反衬出自身的护城河太弱。

观察阅文集团的竞争对手,阿里推出“88VIP”会员计划,服务涵盖了几乎阿里巴巴旗下所有核心业务——购物、餐饮、影视及娱乐。阿里文学定位为IP聚合平台为基础的全方位体系,对外宣布成立IP影视顾问团,11位国内知名制片人、导演成为顾问团首批成员。

而爱奇艺的“苹果园”业务矩阵也越发成熟,包括文学、漫画、轻小说、游戏等服务,并和多个合作伙伴串在IP产业链这条线上,互通有无的开发各类作品。同时,爱奇艺针对性的推出了一系列计划。如制作超级网剧的“海豚计划”;网络文学驱动影视的云腾计划;培养新演员的“天鹅计划”扶持优秀爱奇艺号的“北极星计划”,开发漫画IP影视游戏的“苍穹计划”等。

阿里、百度系这样的步步紧逼正在让阅文陷入尴尬境地,因为打法类似,用户重叠,对手用尽全力。在如此的激烈竞争下,阅文的护城河也只有不甚新鲜的“IP”产业链,可以讲一讲了。不得不说,阅文集团大胆对过去挥手告别,一头扎近了一个自己相当陌生的领域,彻底从卖IP的人,转换角色,变成了开发IP的人,是不得不做的自救之举。但这仅仅将会是一个开始,如何说服投资人和市场,组建足够好的封闭产业链团队,成为统治文娱的下一个盛世王朝,将是阅文集团急需解决的事情。

但创意因流动而生,阅文集团能否顶住压力,市场能否再给阅文集团一次机会,就不得而知。

【完】

潇湘财经(微信ID:XiaoxiangFin):泛财经新媒体,重点关注Fintech、区块链等财经金融领域。 《财富生活》等多家杂志特约撰稿人。


集团 传媒 作品
分享到:

1.TMT观察网遵循行业规范,任何转载的稿件都会明确标注作者和来源;
2.TMT观察网的原创文章,请转载时务必注明文章作者和"来源:TMT观察网",不尊重原创的行为TMT观察网或将追究责任;
3.作者投稿可能会经TMT观察网编辑修改或补充。


专题报道

博评网